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面向非洲“走出去”要关注什么

来源:中国矿业报 日期:2018年10月24日 08:33 人气:

在2018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在非洲有多年工作背景的瑞典科技大学教授孟瑞松(Magnus Ericsson)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国是在金属矿产生产量最大的国家。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动机”, 在需求侧,中国仍然处于核心地位。不仅仅在金属产品方面有需求,在金属生产方面也同样存在巨大的市场。“正因如此,如果大家想了解全球矿业,就需要来了解中国的发展情况,更多关注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动向。”

2015年,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原总工程师刘益康曾做过预测,全球矿产勘查将从2017年开始呈回暖态势,而国内矿产勘查市场则继续下沉。

两年来,境外矿产勘查市场复苏态势明显。全球钻探工作量结束四年来的持续下滑,近两年来呈上扬趋势,预测将进一步扬起。国内矿产勘查这两年持续下滑,实现了连续六年的下跌。当下的“一上一下”态势已经完全印证了三年前的预测。刘益康认为,原因在于,一是国内财政资金项目成果处置率低,资金池已经接近干涸。二是改革方向已定,不再投向矿产勘查。三是在上一个矿业发展的高潮期,矿产勘查投资者损失巨大,加上近年来国内矿产勘查投资环境进一步收紧,投资者失去了再投资的意愿,大幅削减矿产投资。

他表示,2019年,国内矿产勘查还将继续面临“一上一下”的形势。在此大趋势下,矿产勘查“走出去”是一个重要的出路。

(一)

瑞典科技大学教授孟瑞松(Magnus Ericsson)提供的一组数据,反映了近几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的矿产资源种类和数量,以及区域分布情况。从这组数据来看,中国企业通常是通过建立合资企业的形式,在海外进行兼并收购,重点关注金、铁矿石、煤矿等。兼并收购活动在全球范围分布比较平衡,重点是在拉丁美洲国家,少数在非洲,部分在中国的周边国家。

然而,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近些年,中国在非洲的矿业投资迅猛。2011年,由中国企业来控制股权的共有10个矿山企业。到2018年,非洲的活动大幅增加,目前至少有24个矿山有中国公司参与。而且,西非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面向非洲“走出去”也有着世界其他地区不可比拟的政策优势。2018年9月3日~4日,主题为“合作共赢,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根据计划要求,中非将加强能源、资源领域政策对话和技术交流,对接能源、资源发展战略,开展联合研究,共同制定因地制宜、操作性强的能源发展规划;双方愿共同努力推动在非洲设立中非能源合作中心,进一步促进中非能源交流与合作;双方鼓励和支持中非企业按照互利共赢的原则开展能源贸易、能源项目投资、建设和运营,实施绿色金融能源示范项目,探索绿色、可持续的能源合作方式。峰会期间有一揽子能源资源协议先后签署。双方还将继续在海洋及基建项目等领域开展重磅合作。未来3年,将重点实施“八大行动”,囊括了产业促进行动、设施联通行动、贸易便利行动、绿色发展行动等方面的内容。在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中,把落实非洲联盟2063年议程、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以及非洲各国发展战略相互对接,开拓了新的合作空间。

(二)

事实上,综合衡量,非洲是最具有矿业开发潜力的地区。

非洲地区是世界最为著名的矿产资源富集地区,其矿产资源不仅储量丰富、种类繁多、品味较高、质量较好,且多具有较为优越的开采条件。非洲多个国家都有“矿物博物馆”的美誉,金刚石和黄金的产量多年处于世界第一,铜、锡、铬、钴、钛、钽、锂等金属矿产的储量位居世界前列,石油等能源资源储量也非常丰富。赞比亚和刚果(金)的铜金矿、钴矿资源丰富,是我国在非洲采矿业投资项目最多的国家;毛里塔尼亚和利比里亚盛产铁矿;几内亚铝土矿储量居世界首位。能源方面,几内亚湾沿岸地区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丰富,撒哈拉沙漠地区、尼日利亚、南苏丹、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都拥有较大的油田,是世界重要的产油国。摩洛哥、阿尔及利亚所在的北非阿特拉斯地区盛产磷酸;刚果(布)、埃塞俄比亚和博茨瓦纳的钾盐资源丰富;马达加斯加盛产水晶,素有“矿物博物馆”之称;非洲南部的金矿、铀矿、稀有金属和金刚石储量丰富,马里和尼日尔的铀矿资源丰富。

相关数据显示,非洲矿产资源总价值占世界的23%,目前仅开发了9%,有极大的开发潜力。非洲部分矿种在全球极占优势,其中铂族占全球储量的91%,铀矿占72%,金刚石(钻石)占47%,金矿占18%。非洲是中国矿产资源主要供应地之一,也是中国海外矿业投资的最大目的地。中国在非洲投资项目主要有铜、铝、钻石、金、铀矿等。

刘益康在2018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矿产投资论坛上讲到“西非绿岩型金矿带”这个话题时表示,绿岩型金矿带是最重要的金矿工业类型,金矿带成矿巨大。非洲著名的绿岩型金矿带绵延35万平方千米,主要分布在加纳、马里、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近年来,西非绿岩型金矿带勘查成果引人注目,资源储量约为36402万盎司,与我国的黄金资源储量大致相当。百吨以上的金矿有38处,巨型金矿很多。南非矿产居之前世界第一位,近年来一直逐年递减。而西非绿岩型金矿带黄金产量已经远远超过南非。2017年,西非产金267吨,超过南非的145吨产量,成为全球新兴重要黄金产地。美国地质调查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加纳产金102吨,马里产金52吨,产量均迅速上升。

(三)

孟瑞松(Magnus Ericsson)教授第一次与非洲接触是在20世纪80年代,当年他的团队跟南非的矿工联盟一起合作。

孟瑞松(Magnus Ericsson)提供的数据表显示,2014年,非洲金属产业产能的2.4%是由中国公司控股的,美国公司控股了12.6%。而2016年,共有24个国家参与和控股非洲金矿生产,其中,由中国公司控股的约为1%,加拿大占17%,澳大利亚占4%。综合对比数据,中国公司在非洲矿业发展过程中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

就此,他提出疑问:为什么中国在非洲矿业发展过程中的控制权处于这么低的水平?孟瑞松表示,中国在非洲的矿产资源勘探生产过程中的占比并不大。或者说,中国的占位正在扩大,但是整体水平不高。而从非洲的角度来讲,中国的投资者可以帮非洲打造一个竞争环境,这样能够跟传统的一些投资者形成竞争,也会增加非洲资源的价值。所以,很多非洲政府都将中国的投资者视为北美和欧洲投资者的替代。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矿产勘查开始复苏,和历次的回暖一样,复苏首先由黄金矿产勘查引领。

据刘益康介绍,近两年来,来自中国的一些民营物探公司、钻探公司开始在西非绿岩型金矿带承担找矿项目。2017年,他们在西非绿岩型金矿带开动58台钻机,钻探施工总量达100万米。

刘益康表示,矿产勘查业应该像其他行业一样走出国门。“在非洲,其他行业的中国企业工程项目搞得异常火热,唯独矿产勘查退守国内。当前国内矿产勘查形势正在倒逼国内矿产勘查再度走出国门寻找出路。”“矿产资源合作已经被明确为‘一带一路’的先行产业,中非合作论坛的北京峰会共赢理念也勾划出了在非洲投资矿产勘查的前景,应当借助这一有利形势顺势而上,建议选择西非绿岩型金矿带作为境外矿产勘查投资的重要目标。”

在西非各国,动荡的时局是投资的最大顾虑。相关报告显示,非洲国家大多沿用其殖民地宗主国的法律,法律体系成熟完善。非洲的政治局势具有总体稳定、局部动荡等特点,因此,政治或宗教问题引发的风险不容忽视。非洲一些国家属于西方势力操控国。也有一些与中国关系良好的资源国,也存在着资源民族主义思潮,工会影响力较大,罢工或与矿区周边社区的文化冲突时有发生。近年来,非洲经济发展较快,通货膨胀比较严重;自然灾害和埃博拉病毒等传染性疾病时有发生,且非洲公路、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较为落后,环保标准较高,外汇管制严格,这些都是非洲矿业投资的潜在风险点,需要加以注意。

刘益康表示,如今,西非矿产勘查投资条件正在逐步改善之中:马里等国动荡基本平息,虽仍有不安定的因素,但政局总体上逐步走向稳定。加纳加强治理乱采滥挖、破坏环境的开采,矿业秩序的改善有利于规范金矿勘查与开发投资。布基纳法索的产金量超过50吨,金矿产业成为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之一。2018年5月,中国与过去中国勘查者难以进入的布基纳法索建交,勘查投资的大门已经打开。

除个别西非国家以外,相关国家矿业政策基本稳定。加纳以前的国家名字叫“黄金海岸”,这个国名就指示了黄金勘查开发投资的国家方向。加纳黄金资源丰富,有5个超过500吨的金矿,黄金产量过百吨,已经进入黄金生产大国行列。目前,全球大型黄金公司已经瞄准加纳投资开发,全球很多知名勘探公司也涌入了加纳找矿。为了遏制对黄金资源的破坏性开采,2012年10月以来,加纳政府针对外国在加纳非法采矿行为采取了一系列的清理整顿行动,采矿秩序得到明显改善。这对于黄金勘查开发投资是一个利好因素。

科特迪瓦面积较大,占整个西非绿岩型金矿带的36%,工作程度相对较低,加上交通基础条件较好,在非洲国家领先,电力供应充分,有利于矿业开发。科特迪瓦能源及矿产对国民经济贡献占比仅为1%,矿业发展曾不被政府重视。但2002-2011年的十年内战令该国国民经济遭遇重创,为了恢复经济,科特迪瓦开始加大矿业开发,这给矿业经济发展带来机遇。

友情链接:菠萝彩票官网  云鼎彩票官网  凤凰娱乐  趣彩彩票  鸿运彩票  金砖彩票注册  好彩头彩票注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